当前位置:光大彩票平台 -> 在线小说 -> 嫂子的春天(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光大彩票是真的假的:嫂子的春天(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2018-06-23  作者:网友  编辑:光大彩票平台
第一章
在南平村的东边有一间卫生所,村医是村委会主任的媳妇儿张雪梅。
张雪梅这个女人长的很漂亮,有着农村婆娘少有的白皙皮肤,特别是那一双水汪汪妩媚到可以勾魂儿的大眼睛,恐怕是个男人都忍不住被她把魂儿给勾走了。
大家心里头都清楚,张雪梅这婆娘只不过上了几年卫校,能够坐上村医这个可以捞到油水又清闲的工作,完全是因为他家的男人是村委会主任。

嫂子的春天(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
“救命啊,雪梅!”
下午闲的很,张雪梅便在卫生所里午睡,此刻她正做着一场美梦,梦里她梦到正和模样俊俏身材强健的男子使劲儿的折腾,却不曾想被这么一个叫声给喊醒了。
这也怪不得张雪梅,她家男人占着自己的身份,平日里没少糟践村里的娘们,压根没有时间来安抚如狼似虎年纪的她,所以她平日里也只能趁着没人的时候自己做点美梦,要是来了兴致,自己也关上卫生所的门自我安慰一番……
“真是晦气!”美梦被打搅,张雪梅轻啐一声,整理了一下衣衫,这才走出了卫生所的门外,走出去一看,却见来人是村里的李玉凤,并且此刻还扶着一个年轻人。
“哟,这是怎么啦?”张雪梅妩媚的眸子闪烁着希翼的神光,她瞥了李玉凤一眼,随后目光才落在了李玉凤扶着的年轻人身上,惊呼一声,“哎哟喂,玉凤,强子这是咋的啦?来来来,你们先进来。”
说着,张雪梅和李玉凤两人搭了把手便把李强扶到了病床上。
“小强这是怎么了?”张雪梅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询问起李玉凤。
李玉凤看了张雪梅一天,咬了咬唇,支支吾吾地说道:“强子去瓜地看西瓜,眼看饭点到了,我见他还没有回来,便去瓜地喊他,结果去了之后他就……他就躺在那边迷迷糊糊地了。”
听完李玉凤的话,张雪梅抿了抿嘴,唇下的那颗美人痣也微微动了一下,看上去很是迷人,她不由地暗道,李玉凤言辞含糊,看来这件事儿恐怕没有这么单纯才是。
农村的娱乐活动本来就少,村里的男人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这些个娘们平日里也没啥娱乐,不外乎就是聚在一起八卦谁家的家长里短。
张雪梅自然也不例外,眼看着有新闻,她自然是来了兴致。
只见她轻咳一声,有些为难地说道:“他婶儿,医者父母心,我不是不想给强子治病,只是你也知道,治病也得知道病因才是,你不跟我说实话,强子这病我是没办法治的。”
一听这话,李玉凤顿时慌了神,朝迷迷糊糊的李强看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浮起一抹羞红之色。
她先前去喊李强吃饭的时候却发现李强下边儿都是光着的,手边还有一本那种小书,李玉凤这么大年纪了,当然明白李强这犊子在干啥,可是她平日里就很是内向,如何好意思这么说出口???
不过想起李强那货子胀的和黄瓜似的,而且还有血迹,她又揪起了心。
李玉凤的神情全都被张雪梅看在了眼里,她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看来真的有问题!
她心里有些不屑,这李玉凤平日里在大家口中装的很好,没想到也是个不要脸的婆娘。
不过让张雪梅有些不爽的是,这李玉凤还就是没有任何的不良风评。
这让张雪梅心中很是不平衡,她自问姿色不错,可是在村里的风评却没有李玉凤好。
女人都是善嫉的,张雪梅也不例外,她心想,一个女人一直一个人,不偷汉子那才见鬼了呢!
“玉凤啊,这治病救人可不能随便耽误啊,这要是延误了治病的最佳时间,我可不负这个责任??!你这一直不跟我说强子的病因,你还是带着他另请高明吧!”张雪梅见李玉凤还是不肯松口,带着几分吓唬的意味说道。
“我……”
李玉凤张了张嘴,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李强,终于还是将实话给说了出来。
不过听完之后本来满是期待的张雪梅则闪过一抹失望,她起初觉得可以抓到李玉凤的小辫子,却不曾想是李强的破事儿。
李强这坏小子在村里那是出了名的讨人嫌,小小年纪就偷看村里的小媳妇洗澡,甚至还有几次张雪梅还发现李强在自己家那边晃荡,不过幸好发现的及时,否则身子还真的要被这个坏小子给看了去。
因此,张雪梅也不咋的稀罕李强,之前的那股兴奋劲儿也变得索然起来。
“他婶儿,你就帮忙救救强子吧。他年纪还小,要是那地儿真的不好使了,那,那他这辈子可就真的完了。”李玉凤说话间已然带着几分哭腔了。
张雪梅心中暗道,不好使才好呢,这小子平日里没少干缺德事儿,现在算是报应了!
不过虽然如此,可病还是要治的,否则落了话柄在别人嘴里可就不好了,她看了李玉凤一眼,说:“玉凤啊,你先出去等着吧,我这边要检查,不太方便。”说完,她便出去拿医药箱了。
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李强神志清晰,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压根起不来,特别是想到自己那地儿被咬了,他更是害怕的要命,这要是以后那玩意儿不能用,那男人活着还有啥意义???
一想到以后要不能用了,李强将那条该死的翠绿色小蛇给骂了个遍,你说你咬哪里不好,干啥盯着那里咬啊……
第二章
正当李强觉得未来的人生毫无意义之际,一阵“咯噔咯噔”地高跟鞋和地面碰撞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知道,是张雪梅那婆娘来给自己治病了。
张雪梅因为有一个村主任男人,所以平日里条件不错,打扮也非常的时髦,很赶潮流,再配合她这样的岁数,成熟之中满是女性独有的风韵,而且这婆娘眼波之间媚意横生,李强从看的书里知道,这婆娘就是一个字,骚的紧。
当然,对于张雪梅李强是非常喜欢的,而且平日里幻想的对象便是张雪梅。
瞧见张雪梅走进诊室里头,那头长发烫染的非常时尚,脸蛋上的妆并不是很浓,看上去有几分清纯,但是嘴角下的那颗美人痣却使得她原本的淡妆变得颇具媚色。
成熟的张雪梅有着很不错的身材,那鼓囊囊的地方把白大褂都给挣得高高的,透过半透明的白大褂,隐约可以看到她里面穿的是那种时下非常流行的包臀短裙,一双大长腿被黑色的裤袜紧紧地包了起来,看的让人口水直流。
“这他娘的要是可以瞧瞧里头那对鼓囊该多好啊。”李强吞了吞唾沫,心里忍不住歪歪了起来。
忽然,他觉得眼前一晃,雪梅婶儿外面的那件白大褂早已不见了,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件黑色的小衣?
这……这是咋回事儿?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李强一跳,他使劲儿的眨了眨眼,心中一阵后怕,难不成被咬了之后有啥后遗症?
一想到这里,李强心中更是害怕不已,不过当他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依旧是黑色的小衣,雪梅婶儿的外面居然啥也没穿……
这不是幻觉!
这次他是彻底的懵了,这……这到底是咋了?
张雪梅一进来就瞧见李强这个臭小子的眼睛盯在自己身上不放,这让她不由得有些小得意,毕竟自己的身子能够吸引李强这般年纪的小伙子对于张雪梅来说也是一件很满足的事情。
为了显示自己的得意,她还故意将鼓囊耸了耸,似乎是要让自己的优势更加的明显一般。
“感觉咋样啊强子?”张雪梅瞥了李强一眼,在李强的对面坐了下来,她背靠在椅子上,那双大美腿上下错开的翘着,看上去很是诱惑。
听到张雪梅的话,李强也回过神来,他吞了吞唾沫,眼珠子紧紧地盯在张雪梅。
李强异常的激动,不过想到张雪梅外面穿着的衣衫不见了,他心中的疑惑便更加的浓郁起来。
“难不成我拥有了透视的能力?!”
李强心中暗想,随后他便露出了狂喜之色,开玩笑,这要是真的话,那以后自己还不是想干啥干啥?
有了这样的想法,李强便决定试一试,随即,他便集中精神脑子里想着看看张雪梅这婆娘里面到底是啥?
一想到马上就可以瞧见张雪梅那白花花的身子,李强便激动地不行。
忽然,李强的激动还没有结束,他便发现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此刻他眼中的张雪梅身上最后的那一件黑色小衣也全都不见了,那白花花的鼓囊形态浑圆饱满,看上去就像是刚蒸好的馒头,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特别是她脖子上的那条珍珠项链来回的晃悠着,时而可以触碰到那白花花的鼓囊上,让李强好一阵羡慕,恨不能自己就是那条珍珠项链,可以和雪梅婶儿来个亲密接触。
有了这一番验证,李强终于肯定自己之前的猜想是真的了,自己真的能够看穿别人的衣衫!
李强这小子平时就焉坏的紧,偷看村里小媳妇小婶儿子洗澡的事情没少干,可是那种事情毕竟有一定的危险性,现在能够看穿一些东西,偷看这种事儿也就可以明目张胆了!
一想到这里,李强忍不住嘿嘿坏笑了起来。
对面的张雪梅没想到李强这小子居然嘴里流着哈喇子坏笑,忍不住斥道:“强子,你看啥呢?”
正自心中歪歪的李强被张雪梅这么一斥,立刻回过神来。他这才想起来自己那玩意儿还不知道好坏呢,这万一不好使了,看得到吃不到有啥意思?
“婶儿,我啥也没看。”张雪梅这婆娘平日里就挺厉害的,再加上人家是村主任的媳妇,李强就算有那个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胆,立刻收回了坏心思。
张雪梅见李强这小坏蛋焉了,妩媚地白了她一眼,轻啐道:“臭小子,年纪不大,心思倒是挺坏,自己玩自己玩出事儿了吧?”
听到张雪梅这么说,李强的脑子里不由得想起来之前咬自己的那条蛇,那颜色鲜绿,现在他想想都还有些瘆得慌,随即说道:“婶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我是被蛇给咬了。”
张雪梅一听这话,忍不住咯咯娇笑了起来,那双能够勾走男人魂儿的眸子白了李强一眼,“臭小子,还跟婶儿狡辩呢?你当婶儿是那些小女孩子呢?你那点儿小心思婶儿会不知道?”
“雪梅婶儿,我真没有骗你,我是真的被蛇给咬了。不信你瞅瞅,上面还有两个大窟窿呢。”李强见张雪梅不信,立刻急的面色慌张。
本来张雪梅是不咋的相信李强的,毕竟这小子平日里就不给人啥好印象,可是瞧见李强这幅神色不似作假,忍不住柳眉轻蹙,朝着李强哪里看去,“哎哟喂”这才刚一看,张雪梅便忍不住捂住了作假的小嘴儿,她那水汪汪的眸子里充满了惊喜之色。
第三章
只见李强的裆部高高的顶起,就好像是有个小棒槌撑在那里似的,看上去十分壮观。
她也是经过人事儿的婆娘了,也不是没遇到过男人,可是像李强这般规模的货子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听到张雪梅的惊呼声,李强也吓得面色苍白,急忙喊道:“雪梅婶儿,我……我这还有的治么?”
随后,李强也是低头看去,这一看不要紧,看完之后他也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天呐,这……这啥时候变的这么大了?
李强这小子虽然喜欢女人,但也就是个正常人,那货子也不咋的大,可是现在被咬之后变的这么可怕,他自己都吃惊不已。
两人同时陷入了震惊之中,不过张雪梅年长一些,倒是率先回过神来,她那勾魂儿的眸子闪过一抹狡黠之色,本来有些惊喜的脸上恢复了正色,轻咳一声,说道:“强子,我看你这里恐怕有些异样,这样吧,婶儿给你好好的检查一下!”
一听张雪梅要给自己检查,李强立刻感恩戴德,忙不迭的点头。
可是张雪梅的心却忍不住揪了起来,她压根就不觉得李强是被咬了。说什么检查也不过是想要看看李强这下面的货子到底有多大,不过此刻看着李强那高高顶起的大货子,她也忍不住呼吸都有些不太规律起来。
其实这也怪不得张雪梅这么敏感,她也是个正常婆娘,平日里自己的那块地自家男人不去耕耘,她便会去趁着去城里购买药品的机会偷偷地买一些假东西来折腾一下,可是假的毕竟是假的,那种味道总是不太对劲儿,如今碰到了这么一个真家伙,她哪里能够受得了?李强见张雪梅一直没有啥响动,不由得出声问道:“雪梅婶儿,咋样?”
以前的张雪梅瞧不上李强,可是现在发现了这个小男人的厉害,她对李强的态度也变了许多,语气也温柔了不少,“别着急,婶儿一定会给你治好的。”
虽然嘴上说着要给李强治好病,但是心里却想着该怎样将这个臭小子忽悠好,然后享用他的大货子。
可是检查了好一会儿,张雪梅也没有发现那上面有李强所说的两个大窟窿。这不由得让她眉头一皱,“强子,你这上面啥也没有啊,好着呢。你莫不是来逗婶儿开心吧?”
这下轮到李强愣神了,他很清楚自己被咬了,之前的一切也不似做梦,特别是想到自己可以看穿女人的衣衫……他知道,恐怕这就是那条蛇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张雪梅见李强一直不说话,忍不住出言问道:“强子,你这是咋啦?”现在的李强在张雪梅心中可宝贝的紧,她可还想着要把这个臭小子吃掉呢,语气是能有多温柔就有多温柔。
“我没事儿,婶儿,可能是我那事儿看多了,自己也就想多了吧。”李强想要眼瞒住可以透视的能力,便敷衍了一下。
可是这话听在张雪梅这婆娘的耳中却立刻变的有些不太一样了起来,只见她妩媚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水汽,轻声腻道:“小坏蛋,现在终于承认啦?”顿了顿,她俏脸一红,说道:“强子,这小书有啥好看的,你想不想看真的?”
李强一愣,有些不解。
瞧见李强愣愣的模样,张雪梅嗔怪地白了她一眼,媚眼如丝地说道:“你要是想看,有时间就来找婶儿,婶儿不仅给你看哦……”
“啥?婶儿,你说啥?”
李强平日里早就对张雪梅这婆娘稀罕的紧,连自己搞那事儿都是想着张雪梅的,如今张雪梅忽然这样说,他顿时激动地张大了嘴巴。
看着李强不可置信的神色,张雪梅也微微有些得意,暗道老娘还是很有魅力的,特别是瞧见李强那副想要立刻就吃了自己的眼神,她咯咯一笑,“小坏蛋,婶儿说啥你不知道???那啥,先不说了,你赶紧看看玉凤去吧,她可是担心的紧。”
听到张雪梅提及李玉凤,李强这才回过神来,他刚才被张雪梅这婆娘勾引着,一时间倒是忘记了李玉凤了。
虽然有些担心外面的玉凤婶儿,可是李强生怕张雪梅这婆娘改变主意,趁热打铁地问道:“婶儿,那啥,我啥时候找你比较合适???”
瞧着李强这幅急吼吼的模样,张雪梅咯咯一笑,媚态横生,凑到李强的耳边喝着热气,说道:“小坏蛋,你还别说,今晚我家就没人儿,你到时候要是有时间,晚些时候可以来找婶儿,婶儿给你留着门。”
感觉到耳边那一股暖气,李强也被撩的心里热乎的紧,爬了起来便朝张雪梅丰满的鼓囊上挠去,这么一捏吧,那股子软绵感觉立刻从手上蔓延开来,他嘿嘿一笑,“婶儿,你这里可真软和,要是可以尝一尝就好了,俺现在就想捣鼓你。”
忽然被李强这小子打了个突袭,张雪梅立刻有感觉到身下一股子暖意袭来,惹的她身下难受的要命,那股子念想也极重,恨不得现在就让李强的大货子将自己的身子填满了。
可是她终归比李强要年长一些,做事儿也要稳妥许多,她嗔了李强一眼,推开李强捏在自己身上的手,啐道:“小坏蛋,心急个啥?你现在就就万一被玉凤知道了咋整?你放心,婶儿既然答应你了,那么一准晚上给你留门,晚上婶儿要好好的和你折腾折腾。”
听完张雪梅的话,李强觉得自己有些太心急了,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既然张雪梅都已经答应了,自己再等等,可千万不能被玉凤婶儿发现了啥不对劲的地方才是。
可尽管这样,李强还是想要验证一下之前能够看穿女人的衣服是不是还能行,随即便再次集中精神想要看穿,可谁成想,这一下直接眼前一黑,直接往前倒去。
“强子,你咋了?”张雪梅眼疾手快的拉住李强,一脸疑惑地问道,心中也不由得暗道,这小子该不会真的有啥病吧,这万一真的跟老娘搞那事儿出了问题,可就不妙了。
李强稳住了身子,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儿,可能是太激动了,嘿嘿,婶儿,晚上咱们可说好了啊,晚上我去找你。”
话是这么说,但是李强却满腹疑惑,他不知道刚才的脱力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他性子开朗,觉得八成是透视的能力不能乱用,否则消耗精力。
看着李强这幅模样,张雪梅心中琢磨了一下,也点头答应,反正晚上家里那口子不在,要是李强这小子真的是绣花枕头,那也不吃亏,万一是真厉害的家伙,那自己可就可以好好的舒服舒服了。
“强子,你咋样?你雪梅婶儿咋说?”
李强刚一走出诊室,守在外面的李玉凤便紧紧地拉住李强的手关切地询问了起来。
看着玉凤婶儿关切的模样,李强心头一暖,笑道:“婶儿,雪梅婶儿说我啥事儿也没有,就是太累了。”
瞧见李玉凤还是不太相信的神色,李强心中满是感激,他不知道自己爹妈是谁,是玉凤婶儿将他拉扯大的,对于这个女人,他心中感激的同时满是感激!可是李强在李玉凤的眼里似乎并没有啥信誉,而是将目光转移到跟在后面走出来的张雪梅身上去了。
“玉凤啊,你放心,强子没啥事儿,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张雪梅此刻态度也好了许多。
得到张雪梅的回答,李玉凤才松了口气,问起了张雪梅医药费的问题。
张雪梅估计李强的面子,原先是不想要诊费的,不够转念一想,她怕李玉凤怀疑,这才笑了笑,说:“你给个十块钱就行。”
李玉凤闻言准备掏钱付账,可随后便露出了一抹尴尬之色,“他婶儿,我出来的时候没拿钱,这样,我等会给你送来。”
张雪梅笑了笑,说道:“这样吧,晚些时候你让强子送去我家得了,他现在这个问题我晚上再给他复诊一下。”
听到张雪梅这么说,李玉凤自然是满心感谢的,但是李强却心里坏笑,暗道这娘们还真是浪的紧,这不是变相的逼着小爷晚上去你家找你嘛?
不过这样也好,平日里李强知道张雪梅瞧不上自己,现在忽然改变了主意十有八九是因为自己下面那玩意儿的变化而引起的。他决定要好好的在张雪梅这婆娘身上逞逞威。
回到家之后,饭菜李玉凤之前早就准备好了,看着桌上的饭菜,李强立刻狼吞虎咽了起来。
看着李强吃的这么急,李玉凤则是轻轻叹息了一声。对于李强她心中非常的了解,她虽然很强管教李强,但是李强毕竟是个男孩子,有些事情她实在是不好开口。
以前倒还算了,这次居然搞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李玉凤觉得真的不能再任由李强这般胡闹了。
深吸一口气,李玉凤放下碗筷,“强子,婶儿知道你长大了,可就算是这样,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也要有度,过了这个度就不行了。这就和做人一般,你过了这个度,过了这个线,那么对你以后都不好。”
李玉凤虽然没有说的很直接,但是李强也不傻,他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老脸通红,毕竟这事儿也确实有些丢人,不过他却知道真实的情况并不是玉凤婶儿所想的那般。
眼看李强这样,李玉凤摇了摇头,幽幽一叹,不再多言,而是又夹了点菜放到李强的碗里去……
吃了个饱饭,李强觉得之前的那种虚弱感也渐渐地消失不见,他也不在家停留,而是和李玉凤说了声便朝自家的瓜地里跑去。
李玉凤本想让李强好好的在家休息,可是李强说啥也不干,家里可就指望田里的这些西瓜过活,他可不敢掉以轻心。
来到瓜棚,看着眼前这片瓜地里的西瓜,李强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西瓜的长势不错,他蹲下身子掂量了一下西瓜,很是高兴。
回到瓜棚里的凉床躺着,李强翘起了二郎腿,脑子里却全都是在卫生所里看到张雪梅身上啥也没有的那副画面,随后,他低头瞧了瞧自己那玩意儿,嘿嘿笑了笑,说道:“好家伙,今晚就用你把雪梅婶儿那骚娘们给喂饱咯……”
一想到晚上可以倒腾张雪梅,李强立刻又有了反应……
 
微信扫码阅读全文

光大彩票平台 www.r6ye9.com

嫂子的春天(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由资源分享吧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


棋牌游戏大厅 快乐赛车大作战游戏 今晚双色球预测一注18009 黑龙江p62开奖2019047 央视转播英超 曾道人开奖结果红牛网 新世纪线上娱乐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球探网足球即时此分 玩乐彩犯法吗 北京赛车pk10统计数据 河南快3开奖结果今天 浙江福彩十二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重庆快乐10分和值 竞彩足球比分加时